倚澜杆

作者:梅腮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仲海将军

      耳听环佩叮咚,由远及近,裘灵母女更衣归来。金桃新着了件嫩绿色的对襟束腰纱裙,重盘了发髻,看上去十分清爽素雅,她款款地向众人行了个万福,这才坐入席中。
      
      莫老哈哈笑道:“我这侄女儿近年来出落得越发干净标致!今日乃是你二人头次相见,可要好好地和我说说,我这桩大媒作得倒是好也不好?”话必笑呵呵地向仲海将军及金桃分别一望,自举了酒杯,一饮而尽。
      
      我极想转头看一看将军,但越是如此想着越觉着颈子沉重不受支使,便竖起了耳朵听他的回音,寂静了片刻,但听众人齐声喝道:“好!”
      
      又听莫老说道:“仲海既干了美酒,便算是谢过老夫了,桃儿,你又怎么说?”
      
      金桃羞得脸上桃红,笑颜如花地用帕子遮了嘴角,低头默不作声。裘灵接道:“全城未曾婚配的女子哪个不想与仲海将军结亲?既有幸相识了莫老,又蒙将军垂青,也算是我们桃儿与将军有缘,自然欢喜的紧。话说两头,这萧山城里,除了我们金家的女儿,还有谁敢说与将军是天作之合?”
      
      姨丈干咳了一声,抱拳说道:“拙荆见识浅薄,莫怪莫怪。”
      
      莫老笑道:“弟媳性子爽快泼辣,倒也难得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道:“说起天作之合,倒是贴切。因朝中本不许八旗子弟与汉人结亲,但仲海虽是满人,却自幼被汉人带大,回归富察家族前娶的妻子也是位汉家女子,如此圣上便不太苛求于他,随他心意便好。若没有之前诸多渊源,他二人怎能结成良缘?如此说来,这不是天作之合又是什么?”
      
      众人听到此处,纷纷举杯言是,我随着低头啜了口烈酒,只觉无比苦涩划喉,难以下咽,脸上却作出附和的神情来。
      
      对面的金泽城仰头将杯中酒饮了个干净,又自行斟满了一杯,裘灵瞥了他一眼,皱着眉头狠狠拉了他的衣袖一下,冲他摇了摇头。金泽城却冷笑出声,又一口将酒饮了。
      
      此时,皎月升空,洁白的月光挥洒而下,无奈月下黄澄澄的灯光俗艳耀眼,倒显得月光寡淡如水,不为人所看重了。
      
      席间觥筹交错,众人把酒言欢,好不热闹。我趁着与姨娘说话的当儿,偷偷瞄了仲海将军几眼,只见他并不愿与人多言,凡莫老及姨丈找他谈笑,他便频频举杯敷衍。三人的酒杯满了又空,空了又满,几个回合下来,莫老和姨丈均有了七分醉意,而仲海将军依旧目光灼灼,沉稳自如。
      我用眼睛的余光笼罩着他,暗暗盼望他能偶尔将我望上一望,但自始至终,他却从未向这边看过来一眼。
      
      只听莫老说道:“世卓兄,府上千金均是不俗,这个二丫头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?莫如我这媒人做个通透,帮着将这如花似玉的一对儿一并聘了出去?”
      
      莫老话儿一出,便引得斋中有人惊心了起来。金泽城本已醉得目光涣散,闻言身上一震,向莫老望去。裘灵暗呼不好,领先站起身来,高声说道:“莫老说的极是,这正是我另一件未了的心事呢!”她边说着,边回头与金泽城使了个警告的眼色,又道:“我们府中这位二姑娘,形容秀美,内中贤惠,虽不是老爷的亲生,却也是合家的心头肉儿,胜似父女,兄妹的情谊。托莫老的福,如今桃儿有了极好的归宿,咱们心里想着,若是能让这二姑娘也跟着沾些福气,寻个好人家嫁了,方是锦上添花再好不过啦!”
      
      莫老回道:“似二姑娘这等人品,何愁找不到好人家?不知世卓兄有无中意的人选,凭着老夫脸上这层薄面,倒也不难。”
      
      金泽城直直地盯着我的脸庞,我恐他趁着酒意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便轻轻地向他摇了摇头,谁知此举竟惹得他心烦意乱,欲罢不能起来。他一抖衣衫,郑重起身,向莫老抱拳说道:“莫世伯,侄儿有话要说。”
      
      裘灵脸上变色,喝道:“泽城!”
      
      莫老虽是一惊,却未曾看出端倪,醉眼迷离地说道:“哦?泽城但说无妨。”一旁的仲海将军瞥了金泽城一眼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      
      金泽城说道:“我与慕君妹妹青梅竹马,心意相通,今日当着父母亲以及二娘的面,请莫老替我们做主!”
      
      姨丈从不知金泽城对我有意,如今听他贸然出口,一时怔在当场。裘灵不再理会金泽城,转向莫老道:“我儿醉了,讲的都是些醉话,作不得真的,莫老见谅。”
      
      金泽城急道:“我句句都是真心实意,绝无半句儿戏。”
      
      裘灵斥道:“泽城,还要胡闹下去么?!我心意已决,任你说出甚么混话来,都是不允的!”
      
      莫老这才觉出了不对头,瞠目结舌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说不出话来。
      
      姨娘叹了口气,起身说道:“泽城,你一番心意咱们领了,只是慕君终究要回到她娘家去,在这里久耽不得,亲事自然要放上一放。咱们盼着你能找个好姑娘,好好过日子才是。”
      
      裘灵冷笑了几声,道:“泽城,可听见了么?人家还看不上你呢!你还要继续作践自己么?”
      
      姨丈嗔道:“夫人,说些这个做什么,也不怕别人笑话!”继而尴尬地转向将军及莫老道:“好好一场酒筵…….扰了二位的雅兴,在下实是羞愧不已。”
      
      莫老拱手回道:“都是我的不是,招些个酒话出来,惹得大伙儿不痛快。不碍不碍,明早起来便什么都记不得了!天色已晚,我们就此别过了,也好叫家人早些休息。来日方长,我们择日再聚。”话毕便请了仲海将军一起离去,将军起身向席上各位抱了抱拳,也不多言,随了莫老走去,姨丈忙快步追上向外送去。
      
      我双指绞着帕子,看着他们走远。仲海将军从头至尾也未曾向我望上一眼,不过短短两日而已,我已经是他的过眼云烟了。我何苦要自寻烦恼,只需如以往那般安安静静度日才是好的。但越是要释怀,就越牵挂,这颗心啊,怎会如此的落寞?抬头又看见金泽城依旧热忱的眸子,让我有些愧疚,他与我都是同样的沦落之人,但我又不及他,今晚他为了我与他的母亲作了抗衡,我却是个装模作样的小人。
      
      仲海将军的忽然造访,金雕引来的一番慌乱,晚宴上金泽城的执意提亲,一切都来得那么让人措手不及,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件让心中烦闷不已。不去想了,既然改变不了什么,就先不去想了。
      
      残席中一片寂静,旁边侍候的下人也不敢插嘴说话,都默默地各自坐着站着,之前裘灵那一场大闹,都显了些手段,如今自然要慎重斟酌些。
      
      姨娘缓缓说道:“今日也算是合着聚过了,慕君早晚要搬出去的,不如就此别过吧。”说完拉了我的手,向外走去。
      
      金泽城欲言又止地望着,追了几步,终被裘灵拉了回去。
      
      我随着姨娘直接穿过院子,向府门走去,紫来在我们身后跟着。姨娘吩咐下人在门口备了马车,我们上了车,马车便在茫茫夜色中行进开去。
      
      我向姨娘问道:“真的就此离开了么?”
      
      姨娘道:“是啊,梦魇都结束了,慕君,从此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,再没有冷言冷语的伤害了,你可以……”姨娘的话被车夫的急切呼喊打断:“太太,您说的是那间院子么?您快看看啊,那里.......那里烧起来了!“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     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         
      最新皇冠足球投注网址 宝马会真人视讯 华斯顿 海立方现场娱乐 博彩老头12224
      am62.com 73suncity.com 237sun.com ag72.com 19bmw.com
      913sb.com tyc132.com 687bmw.com 811tyc.com kcd78.com
      金沙游戏登入 tyc871.com 菲律宾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37yh.com sun756.com